请输入关键词

【宏观】逆全球化对全球宏观形势的影响

  • 时间: 2020-04-30 10:21:00

摘要:债务压力下,各国不得不维持低利率来保护经济正常增长。但债务驱动的不可持续性,各国终将需要去解决债务压力,民粹下的逆全球化应运而起。疫情的出现,加速了全球逆全球化的进程,后疫情下我国恐将面临长期的外需衰退。短期大类资产的主要逻辑在于后疫情时代的经济修复,流动性宽松下大类资产拥有较好的溢价机会。基本面承压下,长期权益资产表现将较大宗商品更为强势。逆全球化带来的经济及需求的中长期承压,叠加科技革命对大宗商品为代表的原材料需求的趋势性压制,在新兴市场未能担当全球需求主角之前,大宗商品价格可能承受长期波浪式疲弱的命数。

 

一、疫情致逆全球化加速


由于近十年美国及其他各国严重依赖于债务驱动经济发展,因此利率不得不维持在低位的水平,以防止债务利息将经济增长所对冲。长时间的零利率,容易触发流动性陷阱,也让各国在下一轮危机中失去调控的空间,所以如何缓解债务压力、降低负债率,是发达经济体面临的长期性问题。在当前货币政策逐渐失灵,科技尚未完成革命带出新的经济增长点,那么对于发达经济体,掠夺他国财富的存量争夺,成为了延续自身经济继续发展的一大选择。

 

考虑到贸易逆差是这些发达经济体债务的一大来源,全球经济一体化亦容易让这些国家的产业空心化。经济的疲弱与失业问题下,民粹主义更易激发。近年依靠民粹获选的美英政要,也顺应本国民意开启了逆全球化,掠夺他国财富的进程。以中美贸易战为代表,美与他国的贸易争端频发,逆全球化逐渐成为趋势。当前中美、美欧、日韩等主要的贸易纷争仍未全面解决,构成全球经济远景的隐患。中国即使完成高质量转型,诸如5G、激光等高科技高利润的产品,当前的对外输出也面临重重障碍。

 

新冠疫情的爆发,对国际贸易格局产生巨大且深远的负面效应,逆全球化进程恐因疫情而开始加速。

 

首先各国为控制疫情,已经纷纷采取全面性停摆的措施。此举将付出短期经济剧烈萧条的代价,众多企业失去收入可能面临破产的大发1分3d,大量民众因停摆而被裁员。萧条环境下,将具体反映在全球总需求的大幅衰退。即使我国涉及外贸的行业复工,也可能面临中长期外需订单锐减的窘境。二月为了提振外贸,中国重启了各项贸易补贴支持,此举可能引起部分国家怀疑中国有变相倾销的举动,国内提振贸易的政策或将加大未来对外货物贸易项的争端大发1分3d。

 


第二疫情对各国经济的毁灭性打击,自保与化解内部经济稳定压力或将成为各国主流政略,继而构成未来全球合作的巨大挑战。美英在新冠疫情的处理上,以结果论是完全失败的,并未吸取早先爆发的中国、韩国、伊朗、意大利案例的经验及教训。即使美国早期的“流感论”以及英国的“群体免疫”与后期的全面戒严形成鲜明对比,然而美英民众对此次政府危机的处理,对其满意的比例却呈现上升的态势,这主要源于美英成功地将内部压力转化为对外的宣泄。

 

二、逆全球化格局下的对策与展望


对于我国,未来可能将长期承受来自发达经济体的民粹压力,外需的需求结构将会进一步调整。鉴于现阶段欧美仍是外需的主要力量,因此调整之下外需整体将长期承压。即使此次疫情,口罩、呼吸机等在多国异常短缺,我国相关产业可能迎来短期景气;但是疫情平复后发达经济体对于制造产业链的完备底限势必重新审视。部分产品未来可能被视为战略物资,不再严重依赖于从发展中国家进口;而高精尖产品可能会借逆全球化的趋势迎来更为强力的贸易壁垒。即使最终全球经济完全修复,我国可能也会长期性损失部分产业的外部需求。

 

在逆全球化浪潮下,我国作为存量争夺中较弱势的一方,就需要阻止逆全球化势力的扩大。加大对外开放,同时坚持一带一路的布局是最为直接的方法。引入外资共同做大并分享我国的经济增长,努力为逆全球化降速;加速一带一路布局,积极寻找新的外需出口方向,多元布局分散外部大发1分3d。



落实到大类资产的展望,短期的核心逻辑仍在于后疫情时代下的经济修复。年内大类资产的拥有经济修复、流动性宽裕、原油价格战与国际关系四大预期。其中经济修复与全球流动性宽松是确定性的利好预期,能够推动大类资产整体的修复甚至溢价。但是原油价格战的不确定性与宏观环境恶化下伴随的经济疲软,对更注重基本面的大宗商品产生更大的压制。所以大宗商品在三季度全球进入确定性强修复时,将拥有短暂更为强势的表现。明年大宗商品依托在数字游戏下的经济同比高增速背景,或许借势诞生又一轮长期转衰的拐点。



从长期的角度,仅有的流动性宽松更易让权益资产更为强势。存量的争夺及贸易壁垒的建立,势必会造成分配效率的降低,继而也阻碍全球性经济的良性发展。纵观历史上的数轮逆全球化,无疑最终都造成了数年乃是更久的全球性经济衰退。壁垒也将造成大宗商品区域价格的进一步分化,及整体性的不景气。在不景气周期里,地缘危机的伴随或有阶段性全球滞胀的发生,但长期的通缩萧条格局不为滞胀所改变。在科技不断发展、经济整体疲软、新兴市场未承担全球经济主要角色之前,需要端是一个长期压制的态势,对于大宗商品近几年可能要承受波浪下行的命数。



 

(中粮期货 范永嘉 投资咨询资格证号:Z0014840